银河城网站

退伍后建议战友间尽可能的不要谈钱易伤感情

  军营环境特殊,不需要“钱”来支撑,所以大多数战友对钱看得很淡。但在社会生活中,钱是幸福生活的保证,也是每个人生存的基础。当战友离开部队重返社会,随着年龄增长和生活压力的扑面而来,尤其是遇到“事”时,往往都会遇到借钱的问题。但是退伍后,建议要“慎重”对待战友之间“借钱”的问题。

  曾刚五年兵退伍后几经考察,发现他们当地做早餐投资小、利润高、赚钱快,于是就有了做点小生意的想法。但经过初步的预算以后,发现各项费用至少也得10万元起步,手头的钱捉襟见肘,本打算去银行贷款,结果一打听利息高得吓人。

  这时他想到当兵时关系比较铁的战友王鹏,听说在南方发展的不错,而且已经成了“老板级”人物,前些日子还邀请他到深圳玩,应该可以从他那儿借点钱。

  王鹏说他到南方时间不长,开的是办公耗材方面的“小门头”,压了不少钱进去,除了家里父母的钱以外,其他都是靠贷款。如果再过一两年的话,他肯定能够抽出一部分钱借给曾刚,但现在他确实没有钱。

  所以,在此建议:退伍以后不能以借钱是否成功来衡量战友情在不在,面对生活的压力与不易。要“换位思考”多替战友想一想。借是情分,不借也绝对无可厚非,借钱者不必因为借不到钱而耿耿于怀。

  上述是一个真实的事,如果曾刚和王鹏不是彼此依赖,曾刚心胸“窄”一点,王鹏态度“差”一点,这两位战友一定会从此“不相往来”。所以,凡是出现开口借钱这种事,就必然存在“风险”,无论借与不借、成与不成都易伤害战友感情。

  在借钱的过程中,无论是借钱者还是被借钱者,最好说明借的原因或者不借的理由,不要因为态度、语气、结果而伤了战友之间的感情,这样的话,反而得不偿失。

  回看过往,战友之间的感情确实值得珍惜,它不以岁月的流转而改变。但无论曾经的战友感情如何,都不能成为借钱的理由。

  赵辉和李根“一个车皮”到部队,后来又在一个连,当年老乡加战友这双重身份让他们的关系很“铁”。但赵辉只当了2年兵,而李根转了士官,直到干到三期(上士)转业。

  这10年之间,这两人相继成了家,一个在部队,一个在地方,两个完全不同生活轨迹的人在一次战友聚会中见面了。多年未见的战友彼此都唏嘘不已,感叹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变化,聚后,彼此留下了联络方式,并互相承诺以后保持联系。

  没过多久,赵辉联系李根“喝茶”,聊了会当兵往事后,赵辉和李根商量一起弄点项目干干。李根推脱说没经验,只等安置。赵辉拍着胸脯说“你放心,这事“铁定”赚钱,要不然可以这样,你既然不愿意和我合伙干,我自己来弄,你的钱算我借你的,到时一定“亏”不了你。李根以老婆管钱需要商量为由拒绝了。

  后来赵辉又给李根打了数次电话,反反复复的来电让李根整个人都很“烦”,甚至一度想把赵辉电话拉“黑名单”。后来,赵辉逢战友便讲述李根是“妻管严”,本来想带他一起挣钱,他都不知道把握,这脑子也没谁了

  无论借钱和被借钱,其实都建立在一定的感情基础上。战友如果真有“难处”联系到自己,不是不能借,也不是不可借,甚至于直接给都行。关键在于要“对事分人”,帮可以但不能乱帮忙,更不能仅凭当兵时的一段记忆而判断当下战友的“状态”。

  赵辉和李根的事情说明,这种情况下,李根无论借或不借,都已陷入“两难”的境界。只要涉及到借钱,其实根本无解,所以建议战友之间别提借钱,太易伤感情。

  当战友回归社会,开启新生活后,建议凡事尽量靠自己,但凡有一点能力,能不借钱尽量别借。哪怕曾经在部队关系再好,也尽量不要提钱的问题。一旦开了口,结果难以预测,这种事最易伤害感情,所以请战友们务必要“三思”和慎重。

上一篇:【一颗青桐子】 - 吴江诗词网

下一篇:没有了